安徽绩溪旅游网 为您提供全面的安徽旅游信息,酒店预定,会议服务等
安徽绩溪旅游网
绩溪景点 徽州文化 精选线路 绩溪特产 宾馆酒店
·设为首页
·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 绩溪新闻 | 旅游资讯 | 精选线路 | 绩溪景点 | 周边景点 | 绩溪视频 | 政策法规 | 绩溪图库 | 旅游手记 | 推荐企业 | 便民信息 | 旅游常识 | 在线咨询
  旅游服务热线:0563-8162221 (0)13063248028 QQ: 3286573 360342564 安徽绩溪旅游网群:40215729 天气预报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付款帐号 网站建设 免责声明  
  旅游咨询
咨询预订:0563-8162221
                (0)13063248028

MSN:ahjixitour@hotmail.com
3286573 360342564
  绩溪新闻
绩溪徽文化博物馆投资8000万
绩溪逮住专偷企业“大盗”
绩溪交通建设百日攻坚 着力打造
绩溪“栋梁工程圆梦大学”行动再
绩溪县7个村荣获安徽省生态村称
第七届安徽律师论坛在绩溪县举办
绩溪县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实现
绩溪仁里、孔灵、宅坦农民文化乐
绩溪县完成首批文明餐桌示范单位
上庄镇群众抗旱进行时
绩溪荆州乡旱情百年未遇 急求抗
绩溪上半年农民人均现金收入增幅
《2013版绩溪城市宣传片》拍
绩溪供电公司抗旱保电民生优先
绩溪县妥善处理荆州乡个别群众掀
精选线路
绩溪精华一日游
和谐之旅 绩溪二日游
绩溪赏油菜花三日游
绩溪文化山水二日游
名人绩溪2日游(浧波别墅)
文商之都、名人故里3日游
周末好去处——伟人故里二日游
游江南美景 踏寻商圣足迹自驾游
鳄鱼之乡、名人故居考察二日游
徽州古文化名人故里之旅
水墨绩溪一日游
安徽绩溪清凉山路线
水墨绩溪二日游
绩溪三日游常规路线
徽杭古道精华三日游
 
加强近代徽商研究刍议

时间:2009-11-9 10:10:52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梁仁志 王玉娟 浏览:


    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徽商研究热极一时,成果丰硕。但纵观这些成果,不难发现徽商研究几乎全部集中于明代到清前期这一时段,对近代以降的徽商则很少有人论及。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徽商研究者多认为,近代以后的徽商彻底衰落了,甚至已“完全退出商业舞台”(李则纲:《徽商述略》,《江淮论坛》1982年第1期;张海鹏、王廷元主编:《徽商研究》第663页,安徽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但窥诸史实,这种观点显然有重新审视的必要。

  首先,近代以后,徽人的从商风气依然很盛。如光绪五年(1879年),祁门东乡金壁坳村共9户,除1户为僧外,其余8户竟全部“以贸易为业”(《徽州千年契约文书》清民国编第3卷第100-102页,花山文艺出版社1993年版)。民国六年(1917年),绩溪十一都,“千里之外皆有乡人经商之足迹,而以江浙为多……四民之中,商五,农三,工、士各一”(程宗潮:《绩溪十一都乡土社会状况之一览》,《安徽省立第二师范学校杂志》1917年第4期,第15-16页);十四都“地狭人稠,居民多营商业,如本省之休宁、歙县、宁国及江苏之南部、浙江之北部、江西之东部、湖北之汉口,均有本境商人在焉”(程宗潮:《绩溪十四都乡土地理调查报告》,《安徽省立第二师范学校杂志》1917年第4期,第10页);祁门西南两乡商人“占十分之三”,“东、北、城三区则农民仅占十分之四,商居十分之四,士、工仅占十分之二”(程宗潮:《祁门全境乡土地理调查报告》,《安徽省立第二师范学校杂志》1917年第4期,第6页)。20世纪二三十年代,绩溪旺川农村,“商人约占居民二分之一,大都在上海、芜湖、汉口及浙江兰溪一带”(曹诚英:《安徽绩溪旺川农村概况》,《农学杂志特刊第三种》1929年第5、6期合刊,第227页);“黟县人民在外经商者十分之六七”(《安徽省黟县工业状况调查表》,《安徽民政月刊》1930年第18、19期合刊,第36-37页);婺源“营商业于异地者颇多”(李洁非:《婺源风土志》,《学风》1933年第3卷第9期,第64页)。而据1928年铁道部财务司调查科的调查,当时绩溪、歙县、休宁三县全县商人的比例则分别高达40%、50%、50%。事实上,徽人的这种经商风气一直延续到新中国成立初期,1950年,“绩溪余川村200户中,在家人口为631人,而出外经商的为210人;黟县南屏村975个居民中,外出经商的有193人。”(华东军政委员会土地改革委员会:《安徽省农村调查》,1952年,第3页)

  其次,近代以后,徽商的商业影响及“商成帮”的格局依旧存在。以近代中国的商业中心上海为例,鸦片战争后,徽属各县徽商在上海各营专业:歙县人经营京广杂货,黟县人经营草货、皮革、土布、绸缎,休宁人经营典当、衣庄,祁门人经营茶业,绩溪人经营菜馆,婺源人经营木材、漆,绩溪、婺源人经营墨业,均几呈垄断之势(吴拯寰:《旧上海商业中的帮口》,《上海地方史资料三》,上海社会科学出版社1984年版,第102-106页)。五口通商后,随着茶叶外销日盛,徽州茶商迅速崛起,并进而取代徽州盐商成为徽商中坚。而“道光季年经咸丰、同治至光绪初年的几十年中……是在沪徽州茶商发展的黄金时期”(吴仁安:《论明清时期上海地区的徽商》,《徽学》1990年第2期)。光绪中期以后,由于茶叶外销萎缩,于是很多学者认为徽州茶商随之衰落,并进而认为“徽州茶商的衰落,标志着徽州商帮的彻底衰落”(张海鹏、王廷元主编:《徽商研究》第663页)。但事实不然,直到民国中期,徽州茶商在上海的商业影响和地位仍然举足轻重。据上海商业储蓄银行调查部所作的调查,1931年时上海的徽帮茶厂仍多达29家,茶栈7家,“以帮别,上海茶厂徽、广两帮最占势力”(上海商业储蓄银行调查部编印:《上海之茶及茶业》,1931年,第48页)。

  张海鹏先生认为,对于道、咸以后徽商的研究已“不是属于商帮史的范畴,而是中国商业史的范畴了”。其言下之意,近代徽商作为“商帮”这样一个地域群体已经不复存在,而仅仅是“零散的徽州商人”了。但有趣的是,近代以后,“徽帮”一词却频频见于文献,如近人刘锦藻所编《清朝续文献通考》卷313《舆地考九》中说:“(徽州)地濒新安江之上游,又当黄山之阴,田谷稀少,不敷事畜,于是相率服贾四方。凡店铺、钱庄、茶、漆、菜馆等业,皆名之曰‘徽帮’,敦尚信义,有声商市。”民国《安徽概览》中说:“(歙县)境内土地跷瘠,不利农耕,居民除制墨种茶外,多远出经商,遍布各地,也有‘徽帮’之称。”甚至在新中国成立初年,徽商更通称“徽帮”,如1950年,中共皖南区党委农委会在《皖南区农村土地情况》中说:皖南“部分农村地区经商的人很多,尤以徽州地区为最著名,他们足迹遍及江、浙一带,有‘徽帮’之称。”(《安徽省农村调查》,第3页)1954年,胡兆量在《徽州专区经济地理调查报告》一文中说:“由于人口众多,山多地少,陆上交通便利,茶叶大量供应外区,而粮食每感到不足。徽州各县外出经商的人数特别多。……近百年来沿海江浙商业集团兴起后,‘徽帮’势力相对地削弱了,但从事商业活动的传统至今仍影响着本区人民的生活。”(载中国人民大学研究部编:《科学集刊》第5辑,1955年,第318页)但需要指出的是,近代的商帮组织是地缘与业缘相结合的,因此,近代徽帮是指徽州同业商人的集团。从这个角度来说,一方面,我们可以认定,近代徽州商帮依然存在,“近代徽商是有商而无‘帮’”的观点必须予以修正;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认识到近代“徽帮”与明清(前期)侧重血缘与地缘结合的“徽商”确实存在不同之处,而这种不同或许恰可视为近代徽商转型的例证。

  由上可知,近代以后,徽商并没有彻底衰落,更没有“完全退出商业舞台”,而是在某些地域和行业不断地发展甚至向近代商人转型。因此,我们关于徽商研究的时段就必须从明清(前期)向近代延伸,唯如此,才有可能真正揭示徽商产生、发展、繁盛、衰落的全部脉络和原因。此外,徽商从明清(前期)向近代的过渡,既是徽商经商传统的延续,也是徽商内在转型的过程,而这种转型无疑也是中国社会从传统向近代转型的一个缩影。从这个意义上说,对近代徽商及其转型问题进行研究,不仅可以深化徽商研究,还可以深化我们对于近代中国社会转型问题的研究。加强近代徽商研究,实有必要。(作者单位:安徽师范大学社会学院历史系)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您若发现有侵犯您著作权行为,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侵权作品、停止其继续传播。
 
关于我们 | 赞助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意见建议 | 网站地图 | 联盟网站 | 网站建设

本站部分图文内容取自互联网。您若发现有侵犯您著作权行为,请及时告知,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侵权作品、停止继续传播。
Copyright © 2008-2010 www.jixiyouyou.com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安徽绩溪旅游门户网 版权所有 安徽绩溪旅游网群:40215729
备案号:皖ICP备08003669号 技术支持:安徽绩溪县亿家网络有限公司